无论是设专区或是开设失独老人院
2020-06-26 09:2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爱心家园”自建立以来,一直处于舆论的“风口”,有人说这是一种人性关怀,也有人称这是罔顾老人感受,将其“标签化”。

广州市老人院副院长、广州市老人院医院主任医师刘联琦表示,紧急情况下难以找到亲属签字确实是失独老人遇到的一大问题,但当中涉及法律问题,并非老人院可以解决。刘联琦表示,目前国家也在摸索相关做法。

也有一些老人持观望态度,“想在专区生活,但不想太特殊化,这样心理压力很大。”

另一个困扰失独老人的问题是“如果得了重病,养老院会把我怎么样?尤其是需要有人签字做手术时,养老院能否先代签?”

记者从采访过程中却了解到,虽然已开放一个多月,但失独专区依然“无人问津”。而设置“专区”的做法,在社会上也引起不少讨论。

“他们在心理方面有较大需求,如果在解决他们基本生活困难的情况下,提供机会给他们多参加活动,发展自己的兴趣,就是最好的支持。”

蔡老师说,这些年来,自己和太太主要通过参加各种活动来排解忧伤。如果可以选择,蔡老师还是希望住在养老院的“失独专区”,而非和普通老人住在一起,因 为这样可以避免很多刺激。“其他老人都有子女来探望,而我们没有。如果同一个区都是住着像我们这样的老人,同病相怜,互相安慰,互相鼓励。”讲到标签化, 蔡老师认为,既然“这件事”(失子之痛)已成事实,还有什么好标签?一切都过去了,反而看到别人乐观,自己也会乐观些。

去年的广州市两会上,有政协委员提出“用社会抚养费建失独养老院”,该提案被列为市政协的重点督办提案。随后,广州决定首先在市老人院慈心大楼设置失独老人专区,命名为“爱心家园”。

墙上贴着粉色的蒲公英,窗外是满眼苍翠,床铺是藕色的,还有一盏别致的床头灯,一份家的温馨感觉扑面而来。老 人们站在装修一新的“爱心家园”门前,似喜还忧。这里是设在广州市养老院的首个失独老人养老专区。而围拢在门前参观的是一群失独老人。昨日,广州市妇联关 爱失独家庭玫瑰计划组织了80个失独家庭前来参观。开放1个多月,这个“爱心家园”依旧未迎来她的新主人。

那么,要不要选择“失独养老区”?蔡老师说,普通老人逢年过节必有子女探望,分开居住可以让自己免于想起丧子之痛。然而,更多老人选择了观望态度。一个 月前,一位成功轮候入园的失独老人来到专区前,感觉“布置很温馨”,但“空无一人,气氛冷清”,最后还是选择了普通区。

到达养老院后,许多老人立即拉着工作人员,提出种种疑问。有哪几种套间可以选择?距离市区这么远,住进来以后还能出去吗?不过,对于经济条件有限的大部分失独家庭来说,大家最关心的还是收费问题。

服务中心主任、二级心理咨询师谭晓雨认为,无论是设专区或是开设失独老人院,不可避免都会有“标签化成分”。“但只要不是处处搞特殊优待,就可以大大降 低这种标签化。”谭晓雨认为,许多失独老人都是自立自强的人,也比较能够面对自己的状况,反而一些社会舆论、周围的亲戚朋友容易给他们施加压力。

是“抱团取暖” 还是“融入群体”,对于养老院也是两难。相关负责人指出,在走出阴霾的过程中,互相倾诉无疑能起到很大作用,但24小时日夜相对,影响如何真的很难判断。 随着时间推移,失独老人渐渐年长,安老问题逐渐凸显。如何可以真的为他们建起一个“爱心家园”?现在才刚刚起步。

广州市巾帼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开展“玫瑰计划”已有两年,可以说是开拓失独家庭关注服务的“开山牛”,由于失独家庭多不愿与外界沟通,社工也成为与他们接触最多的人群。

每个失独家庭背后,都有一块不愿被揭起的伤疤。蔡老师与太太都是高级教师,原本有一个十分美满的家庭,但10年前,儿子突因肝硬化去世,一切随之改变。年近八旬的蔡老师说,自己和妻子未来的选择,必定是老人院,“房子押了或卖了都没关系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ebbs3.cn山西省忻州市饺乃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- www.webbs3.cn版权所有